?|
当前位置:首页?>?大众周末?>?周末人物

张火丁:“程派”艺术是京剧中的诗

2014-02-07 10:02:00 ???? 作者: ???? 来源:万博体育app1.2.7_万博娱乐+app无法查找_英超联赛直播_万博app
程派艺术如南极的一座巨大的冰山浮于海上,露出水面者少,藏于水下者多。它含蓄、深沉,具有忧郁品格。它庄重、典雅,兼有哲学辩证法色彩。

???

  春秋亭外风雨暴, 何处悲声破寂寥。隔帘只见一花轿, 想必是新婚渡鹊桥。?? ——张火丁《锁麟囊》
???

???

  你忍心将我伤, 端阳佳节劝雄黄。你忍心将我诓, 才对双星盟誓愿, 你又随法海入禅堂。 ——张火丁《白蛇传》
???

???

  毕竟男儿多薄幸, 误人两字是功名;甜言蜜语真好听, 谁知都是那假恩情。 ? ——张火丁《春闺梦》
???

???

  彩蝶飞彩练舞, 英台妹妹轻唤梁兄。忘不了寒窗一别十八相送,忘不了楼台会互诉衷情。——张火丁《梁祝》
?
■ 周末人物 2014魅力文化?
??? 张火丁,祖籍山东章丘,着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有“程派青衣第一人”之誉。1971年1月出生于吉林白城,1989年毕业于天津戏曲学校京剧科。曾为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程派旦角、中国国家京剧院程派青衣,现为中国戏曲学院教授。

  □ 余玮  ?

  有人将“程派”京剧艺术形容为“一幅工笔画,细细勾描,线条繁多”,特别是在忧愁、伤感或失落的时候听听“程派”的演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当今梨园,张火丁被称为“程派青衣第一人”。舞台上,她大气、细腻、深情,炉火纯青,可谓出口“程张”。   

  生活中,她简单、安静,不张扬、不外露,曾有人用“程门冷艳”来形容她。张火丁突出了程派庄美、纯正、深沉、凝重、幽远的个性,还具有自己独特高雅的演唱风格,她的演唱有“程腔张韵”之誉。

从屡试不中到走红梨园 ?

  张火丁出生时,一直盼有个女儿的父亲想到,谁家有喜事就应张灯结彩,便给女儿取名“张火丁”(“火”与“丁”合并起来就是“灯”),并意取“人要像在烈火中煅造出来的钉子一样坚韧不拔”。

  张火丁的祖籍是山东章丘,张家祖辈早年背井离乡,闯关东到了吉林白城。家庭环境使然,张火丁很早就开始学唱评剧。

  20世纪80年代初,父亲因工作调动,举家在河北廊坊落了户。张火丁的哥哥张火千当时已是吉林省戏曲学校京剧科的学生,他每次寒暑假探家回来,总是有意无意地向妹妹讲京剧的魅力等等。久而久之,哥哥的言行对张火丁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执着的张火丁从此义无反顾地喜欢和痴迷上京剧,并且一发不可收。 

  可是,张火丁似乎有意在接受命运的捉弄,几度报考艺校都未能如愿。

  “从9岁到15岁,我每年都去考戏校,只要听说哪里招生,就去那里考试。我考戏校的经历就像范进中举,屡考屡不中,年纪也挺大了。那时候想,15岁都没有得到这个机会,也许这辈子都没什么机会了,情绪非常低落。”当初的求艺之苦铸就了张火丁后来有些忧郁的性格,而她这性格却正符合程派凄美哀怨的特色。

  鉴于女儿早已心仪国粹,善解人意的父母为实现女儿心中的理想,带女儿到北京拜访了原吉林省戏曲学校退休教师王兰香,坦诚说明来意,王兰香欣然允诺。从此,张火丁半年内吃、住均在王兰香家,学会了《卖水》、《女起解》两出传统折子戏。视张火丁为亲生女儿的王兰香发现张火丁悟性强,是学京剧的好苗子,精心传授,把她的艺术潜质一点点挖掘出来,让她感受到京剧艺术的博大精深。 

  15岁那年,张火丁凭着在王兰香老师那里学的两出戏考上了天津戏曲学校京剧科。于是,她成为天津戏校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当时惟一的自费生。这改变了张火丁的命运,使她的梦想由虚幻回到了现实。“我是插班生,入学时好多同学都能演折子戏了,可我什么都不会,感觉特别自卑。在戏校3年,除了吃饭、睡觉,我基本上都是在练功房里度过的。别人半年学一出戏,我3年学了30多出戏。”

  “在天津戏校的时候,花旦也学,武旦也学,梅派学得最多,张派也学过。到毕业那年才接触到程派,觉得这个声音、这个旋律,特别打动我。”程派启蒙老师孟宪嵘是张火丁自己找来的。班上的一个尖子生忽然生了病,休学回家疗养了。平时教带这个学生的孟宪嵘老师因此空了下来。张火丁找到孟老师,非常诚恳地表达了求学意图,张火丁的执着打动了孟宪嵘,愿意有空时教她一折《春秋亭》。就这一折《春秋亭》,张火丁在随后的学校汇报演出上技惊四座,令孟老师对她另眼相看。从此,她与程派结下不解之缘。

  1989年,毕业。几个月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京剧团。 

  北京这片文化沃土,使她很快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她那忧郁淡雅的独特气质,低回婉转的唱腔,在北京的舞台上绽放出独特的光彩,就像她的名字,她“火”了…… 

孔令伟

周末特稿>MORE

一项规划变更带来的博弈

兖州市九州方圆小区,因一项规划方案的变更,一石激起了千层浪,居民、开发商、政府部门之间展开了艰难的博弈。小区E区20号楼的居民向记者说:规划变更带来一系列问题,他们反映了一年多时间,却没有得到解决。在他们的反对、质疑声中,商业楼依然“拔地而起”,经济补偿则“一毛没拔”。

往期调查

- - - -

Copyright (C) 2001-2011 dzw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webmaster@dzwww.com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鲁)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